无上苍穹第七十二章横马寨位置位置

2021-01-23 03:31:19 游戏评测

无上苍穹 第七十二章 横马寨

“战场之间.瞬息万变.再好的计划.沒有足够的兵力和手段.根本不可能牵着敌军统帅的鼻子走.你的应付之法尚可.但重创围城敌军之后的种种计划.不用说.因为.做不到.”

黄石手里马鞭一指立骇河右边一面小红旗.

“这里是横马寨.驻军一万.两位将军做主.一位叫罗宏.一位叫严宽溯.你在帅府休息一夜.明日就过去吧.做一个参谋.”

“是.”陆元松迟疑了半个呼吸.欲言又止.终究沒有说出什么.只应诺一声.同意了黄石的决断.

“设宴.款待客人.”黄石冲身边人吩咐一声.随后对陆元松道:“走.去食堂说话.”

大群人跟着黄石向出了大厅.向所谓的食堂走去.不过.这一回.陆元松走在了黄石身旁.黄石与陆元松拉起了家常.

“你父亲近些年如何.”

“尚好.最近武道突破了宗师.精气神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哦.我只听说朝廷公布消息.封他为太子少保.虽然是个虚职.却也算位卿家了.”

所谓的食堂.摆着六个长矮桌.每个矮桌前后可以坐下四人.与后世的机关食堂倒是非常相似.沒有什么主位客位.显示出人人平等的味道來.

一盆盆肉食.一坛坛烧酒.都显得粗犷.沒有丝毫的文雅气息.看得出.黄石将帅府也当成了军营.言行举止.是个老大粗.读书不多.

“你今年已满十四了吧.”

“嗯.满十四不久.晚辈是腊月出生.”

“十四的年纪.武功如此高强.看來我真的老了.”黄石饮了半碗酒.忽然心生感慨:“当年与你父亲相识.我是立骇关主将.而他只是一个将军.转眼十数年过去.你父亲成了手握重兵的镇北军统帅.而他的儿子也成长得文武双全.人生际遇.实难预料.”

“黄伯伯老当益壮.身子骨硬朗.只要心里不服老便可.中古时代不是有个传说人物.叫黄韬.八十岁做了一国统帅.挽大厦将倾.保国十年.此人也姓黄.说不定还是黄伯伯你的先祖呢.”

陆元松博览群书.脑中有大儒渊博的知识.知道中古时代有个朝代三国并立.其中一个国家叫陈国.差点被灭.关键时候有个叫黄韬的八十岁老将重新披上战甲出马.兵锋所指.无人能敌.不仅保住了陈国.还威慑其他两国.后來病死.秘不发丧.足足震慑了另两国十年之久.虽然陈国后來仍然被灭.但此人却被传为佳话.

“若有这么一个先祖.我肯定为其立碑.可惜.虽然都姓黄.却沒有关系.”黄石饮下半碗酒.陆元松立刻给他满上.只听黄石缓缓说道:“你说得不错.心里不服老.身体就有劲.我还要为国效力十年、二十年.我要那些莽族听到我黄石的名字.就不敢向我大玄逾越一步.”

“为大帅这番壮志豪言.干一碗.”底下将领起哄.大家欢笑着.敬了黄石一碗.

到立骇关头一夜.陆元松就是在酒场度过.但他喝得不多.把醉醺醺的黄石扶回卧室后.他和许宿一行被帅府军士安排在一处院落住下.他当即向某个许姓将军讨來了横马寨的文书.

秉烛夜读.

黄石要把他调來横马寨.也就是立骇河右边的军营.驻军万人.黄石只与他说了横马寨有两位将军.一位叫罗宏.一位叫严宽溯.其他详细的情况沒透露半点.陆元松明日就要赴横马寨做参谋.不借此机会多多了解一番的话.去了摸不着头脑.不小心介入某些纠葛之中对他而言.可不是好事.

他翻阅有关横马寨的文书.慢慢就对横马寨大致情况有了了解.

横马寨万人军营并沒有满额.历次战事下來.死伤很多.而又沒有及时得到补充.现在真正在编人数是七千八百多人.马匹五百多.物资倒是齐全.

横马寨占地方圆五里.左边是立骇河.右边是众多的山丘.山丘地带几乎不可能通行大军.至多有一些探子翻越过來打探消息.因此.横马寨只需要挡住从莽荒而來的正面之敌即可.

大寨已有十数年历史.修建完善.寨门防御.几乎堪比立骇关的城墙.而其他方向防御相对而言弱了许多.若莽荒战兽大军从立骇关或立骇山下绕过.沒有直扑曾州腹地抢掠.而是配合正面围攻横马寨的战兽大军从后面突袭.横马寨很可能一败涂地.

不过.陆元松从文书看出來的.沒理由黄石和那些亲临现场的将军们看不出來.有些东西.需要融入其中.要了解更多.

一夜无眠.第二日.陆元松早早地起床.打了一套罗汉拳.许宿等人几乎跟他同时起床.院落里顿时暴喝声响成一片.直到帅府军士端來早点.众人一番狼吞虎咽.便有人來准备带着陆元松等人前往横马寨军营.

黄石沒有出面.

一行人骑着踏雪追风马.随着一个骑着火云马的将领.从立新年新福利骇关南城门出來.绕了大半个圈.从修建在立骇河上的宽大木桥过了河.直奔横马寨.

陆元松注意到.这条立骇河有十多米宽.河水汹涌.南北流向.从莽荒深处流出.流入曾州.不知多少人饮用这河水.如果莽荒有人下毒.恐怕是一场灾难.当然.军营之中肯定每次打水饮用都试过无毒.但且不说有些毒试不出來.即便试出來了.这河水不能喝.大营十万人就会断水.若此时奸细作乱.阻断了后方运水.立骇关估计就会不攻自破.

这念头只在陆元松脑海中转了转.他并沒有说出來.他习惯了后世的换位思考.看国家再次上调部分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到立骇河.就会站在莽荒莽族的角度來想问題.如何攻破立骇关.

不多时.一行六人赶到横马寨前.带着陆元松等人前來的将领喝令一声.寨门开启.众人便长驱直入.直到中营.

陆元松稍微打量一番.看到大寨建筑很多.木石合建.不怕火攻.大寨有七八个三丈高的瞭望塔.七八个小演武场和一个大演武场.大寨中军士人來人往.气势倒是很足.演武场上也有将领在练兵.

中营有两个大帐.此时.其中一个大帐前站着两个身披黑甲、脚蹬战靴的三四十岁的将军.不出所料.这两人就是横马寨的罗宏和严宽溯.

果然.引陆元松等人进寨的将领上前与两个将军打了声招呼:“罗将军、严将军.这位陆元松小世子是大帅派來的幕僚参谋.为两位出谋划策.希望两位对小世子多加照料.”

左边脸型消瘦的将军就是罗宏.右边脸上留有一道深深刀疤的将军却是严宽溯了.两人站在一起.好像两头凶兽蛰伏着.气息极为凶悍.在战场数万大军中來回冲杀的人.视死如归.不吝生死.而且武道修为是先天武师.手握重兵.不苟言笑.威猛的气势自然而然散发出來.

陆元松翻身下马.朝两位将军拱了拱手.道:“在下陆元松.得大帅保荐來此参佐.诸事不懂.还望两位今后多多赐教.”

罗宏与严宽溯对视一眼.由罗宏拱了拱手回礼道:“到了横马寨.都是自家兄弟.既然大帅让你來.想必是你有过人之处.所以谈不上什么赐教.大家相互学习便可.”

严宽溯朝左右喊了一声:“來人.安排几位住宿.做一顿好的.为小世子接风洗尘.”

陆元松对黄天霸点点头.黄天霸立刻驱赶着五匹踏雪追风马.驮运着行李.随着上前來的军士.去安排住房.

罗宏、严宽溯两人招呼一行进大帐休息.

“我就不进去了.另有要务.”送陆元松一行前來的将领抱拳道:“两位将军.小世子.告辞.”

进了大帐.分主宾落座.

“小世子看來年纪不大.不知是哪一位侯爷的子嗣.”菜肴未上.罗宏与陆元松闲谈.想要了解陆元松一番.

“刚满十四.家父乃荆林侯陆鸿.”陆元松含笑回道.

“原來是荆林侯之子.失敬.”罗宏脸上露出惊异之色.他朝陆鸿拱了拱手.说道:“大玄诸多大帅之中.我最敬佩的只有三位.一位自然就是我们的大帅.一位是征西军的武戈侯.第三位就是荆林侯.当年荆林侯在荆林一役.几乎是翻手云雨的手段.大败蛮族战神.追杀蛮族大军千里之远.一战封侯.传为佳话.”

“家父是家父.我是我.罗将军切不可因为家父的缘故就对我客气.身在军中.若立军功.我可不想被人说成是受了我父亲的蒙荫.”

“呵呵.真是虎父无犬子.你这般年纪.有血性.有冲劲.不错.”罗宏说话之际.帐帘掀开.黄天霸进來.紧随而來的就是美酒佳肴.军营的吃食沒有精致的.都是大盆小盆.不过还好有酒樽.不是酒碗.否则肯定又要大喝一场.陆元松不太情愿与还未熟识之人大碗喝酒.昨夜黄石既是陆元松的长辈.又是军中大帅.陆元松无可奈何陪着用酒碗喝酒.嘴上喝得爽快.心中却不舒服.

“來此之前.想必小世子已经对横马寨有所了解了吧.”罗宏遥遥与陆元松对碰一杯.一饮而尽.将话題扯到军营上.“我横马寨号称一万人.但其中只有七千八百六十三人.前些日子与莽荒大战一场.还沒來得及补充兵力.”

“罗将军不要叫我小世子.直接叫我元松.日子还长.若叫惯了小世子.很是生分.”陆元松抿了一口酒.缓缓道:“昨夜翻阅了文书.看了横马寨一些大致情况.但具体还未了解.周围地势也不是几言几语说得清楚的.需要实地查看.军事上.容不得半点马虎模糊.务必详尽.”

“哈哈.元松你看兵书看到骨子里了.不是纸上谈兵、夸夸其谈之人.很好.酒后我带你走一走.让你看看我们横马寨的具体情况.”

“麻烦罗将军了.”

疑似胸腺瘤门诊患者复查抚州较好的白癜风医院碧凯保妇康栓12粒多少钱

高血压会引起冠心病吗呼和浩特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兰州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德阳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四川成都肝硬化专科医院
肾性高血压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